• 2011-12-11

    北京时间下午1:40,我在伦敦,凌晨5点,失眠。

    几个小时前,唐人街的中国城大酒楼,一个男孩刚刚向他爱的人求婚。当时我困得想撞墙,突然全饭馆的人看着一个方向、齐声鼓掌,我站起来,看到这个年轻的英国男人跪在女友面前,托着一枚戒指深情款款的告白,眼神里都是温柔,而女孩一直捂着嘴不敢相信。店经理走过来祝福,那一刻我好想哭,要相信真爱!

    http://www.xiami.com/song/3466130

  • 2011-04-26

    4月22日的梦 - [秘密房间]

    这是一场夜间的万人盛筵,体育场的灯光熄灭,演出散场。所有人你都认识,打着招呼勾肩搭背欢唱,大步迈入城市另一处喧闹。其中你近期熟识的人都出现,再消失于身后:打车回家或者去偷情。最后只剩你和一个妞散步送墨姐赴某个酒局,路过烧烤摊和夜市,你在酒屋门口止步,想起要打扫新租的阁楼。

    阁楼的墙面都斑驳了,但温暖还透进来阳光。田老师出差而阿门在你家借住,勤快的阿门帮你打扫,被灰尘罩满,逆光里的轮廓很美。你充满歉意的说“我给你做饭吧可家里什么都没有⋯⋯”但你还是尽力做了一锅汤,让阿门吃了去上班。你奇怪自己为何忧伤,直到最后推开一扇门看到里面爱人痛苦的模样,任你嚎啕大哭却帮不上忙。

    是的,你嚎啕大哭也帮不上忙。健康的人永远无法体会和替代一切的病入膏肓,再多的好日子你也无法不悲伤。重要的人,在你梦里离奇死亡或患上绝症,接二连三。你当时忽视和嫌弃的,其实比你想象的还要挥之不去。所以他们说跟生命相比,爱情算个屁。其实,跟时间相比,得失又算个屁?

  • 图一:傍晚6:40,穿过慈云寺华堂的天桥,看车水马龙、流光溢彩,层次丰富的天和闲情逸致的云。拍了几张,手在寒风中冻僵,无法招手打出租车。然后跟冯昱去798找聪姐,看SEE+画廊的摄影展。

    图二:凌晨7:50点,在家赶做JEEP的拍摄案,起床已经2小时,看电脑搜图到两眼昏花,没有拉窗帘,窗外渐渐的就由一抹黑变成这般景象。丢下工作,站窗前拍了几张,心情很舒畅。

    这个城市,就没有停止过变幻。匆匆太匆匆,只有清晨这段时间的短暂安宁。

    把自己抛入人海,又有几个懂得适时收回来?朋友里面也不乏自闭者,而我也宁愿那样,躲在一个房间,不出来。但我做不到,至少现在是,马不停蹄的在做事情,求证些什么。于是,白天和晚上,2个自己。

    就这样,看到早上的曙光,然后安心睡上4个小时。

    我的睡眠很好,从不担心睡不着。

  • 这条鱼的表情让人很难忘记,以及它凝固在一瞬的身体。

    团结湖公园的湖水结了很厚的冰,冰面上的这条鱼躺在落叶中。同行的哲学关默默的发微薄说:“悲伤逆流成河”。

    再后来,看到第二条,第三条,还有的,镶嵌在冰里。

    冰封,让时间停住,有的生命苟且,有的生命终止。

    如若悲伤,谁会在意你的悲伤;如若死亡,谁会惋惜你的死亡;离殇,从未远离我们,它是噩梦也是明灯。

    回家看到金鱼在水草间游荡,一派繁花似锦大好时光,骤然两重世界。子弹灰里面,姜文笑里藏着刀,缓缓说:

    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

    没有说完的后两句:不须长富贵,安乐是神仙。

  • 2010-12-20

    恰如手足 - [秘密房间]

    自从弟弟被我强行发配回了老家,诸多的烦心事奇迹般的渐渐消散。

    大约是沾了地气。


    三岁看老,我打小就明白这个弟弟绝对是温室里呵护备至才能成长的小苗。而我爹却被我弟的聪明天赋冲昏了头脑。是啊,看一遍水浒就能倒背如流,我清晰的记得小时候拿着书考他,108好汉的星座,记得一个不漏。我说你怎么记的?他说没有记啊,看完就知道了。。。

    小学二年级就拿奥数市里第一名;

    玩游戏更是,游戏厅个子最矮的骨灰级;

    买菜买零食,他总是跟在我后面默默的算账,东西拿完,心算就出来了,从不出错。


    但他除了学习,什么都不会。拜我爸所赐:只要考清华什么都不要动手去做。


    做姐姐的,鸭梨背到现在:

    小时候,抬不起头,在外为弟弟挡风遮雨比如夺回被抢的玩具,回家作弟弟的反面参考物比如不要学你姐长大没出息;

    长大之后,我不甘老爹鄙视于是死不瞑目的混进了大学,同时弟弟以急速滑之势狂走下坡路,我又奉父母命成为心灵导师,定期赶赴他在异地的学校作心理辅导;

    工作了,自己做决定来到北京,开始我幸福又艰辛的旷世之旅,身心自由,而弟弟出没各个城市,片刻不消停的,远程为我带来一桩又一桩的吐血糟心事。


    直到今年,终于找到机会多次谈话交涉,将回家作为我方条件,顺利解除了我的心病。


    这之后,父母安心,家里也多了高科技。自从弟弟回了家,我妈就对视频上了瘾,每晚睡前必定呼叫我,打着呵欠、披着衣服坐电脑前让她看着,而她居然还问出“你怎么还不睡啊”这样的话……:( 这个时候,弟弟就在旁边大笑,同时为妈调整一下摄像头。


    对于这一点,我暗自的感谢最近弟弟为家人带来的紧密联系,我依然忙自己的,但不用时刻惦记性格懦弱的妈,和永远处于激动状态的爸。

    弟弟把我和在北京打工的小堂弟的合影照,送到镇上冲印店洗出来,然后拿给堂弟在农村的亲妈看,大半年没见到儿子的姑姑,愣是被煽情出了一把眼泪。

    我还知道今天哪个亲戚过生日,昨天谁家老人过世,妈又叨叨什么了,爸又穿越哪了……

    爸花了2月时间拿到驾照立刻瘸着腿将一辆破桑塔纳从一个城市疯狂开到另一个城市,还命令弟弟坐在副驾,吓得他一路死抓扶手,大气不敢出。


    …………

    这样一来,弄得我很想回家。


    手足之间的复杂感情,是我一直希望得到正解的科学问题。基因到底带来了什么?同一个父母的成果,为何截然不同。你说截然不同,又有一辈子无法改变的相似,并且总有一根无形的纽带连接着你们,不管发生多少事情,你恨死这种关系,但瞬间又无话不聊。


    半年前我还怒斥他是我的业障,今晚上我们却欢乐的聊着,从各自的生活到National Geographic给力的专题。


    爱恨两难,永远纠缠。——家有兄弟姐妹,永无宁日,永不寂寞。



    下图兄弟之:国际版+皇室版

    *  这二位的肖像画触动了我,谁无兄弟,如手如足,个中滋味且寻思。


     

  • 早上五点不到,梦魇缠身,醒来。梦到郊外,场景仿佛某个周末,跟冯昱、聪姐看马球比赛,晒着太阳,看飞机从头顶划过,喝着咖啡和香槟,臭贫,指着草场上漂亮的马和马背上的男人,不负责任的选自己喜欢的。大致就是这样,放松,周遭是朋友,享受,无限的自由。

    这次是草地午餐,美妙的下午,然后我回到自己的小房子。木屋,好像是寄住,主人是一个蓝颜。旁边都是草地,小石板路,稀稀拉拉的大叔,离午餐聚会的地方不远。

    我在木屋旁边溜达,郭德纲来了,他是我蓝颜的哥哥。蛮不讲理,冲过来就要赶我走。说:你不要以为我弟弟老实,就赖在这里不走。我说:我在等人。郭德纲开始贫,各种贫,说我这个女人不该逗留此地,等等。我开始犯浑,站直了腰板跟他理论:别以为你是郭德纲。。。!

    这个时候,灌木丛后,闪出来一个人,一身蓝色运动服,背着双肩包,红肿着双眼脸色阴郁。我和郭德纲忙着吵架,谁都没有看他。他上前一步,抓住我的胳膊把身子扳过来面向他。郭德纲急了:你这小伙子干嘛呢?

    我惊呆在原地,看到那张又久远又熟悉的脸,一颗淡灰色的痣,依旧浮肿的眼睛,泛着血丝看着我。

    你怎么回来了?

    我被拉到旁边的一棵树底下,郭德纲已不见踪影。我一直哆嗦,心里压了巨石一样难受,透不过气,定定的看着眼前这个人。他把双肩包拉到胸前,一件一件往外掏东西,再一件一件递到我手上。一个封面磨损翻得折角了的日记本、一块不知何处捡来的破石头、一个。。。记不住了,都是只有熟悉我的人才知道我会在意的破烂玩意儿,一些纪念物。麻木接着它们的时候,我终于抬起头看男人的眼睛。还是那样,无辜又深情,我瞬间崩塌,嚎啕大哭。

    我把手上的东西,握紧又往空中一撒。我正要对他说,别再回来了,求你别再回来了。周围的一切都消失了,只有窗外洒进来的一缕金橘色阳光,只有灰色的枕头,紫色的墙。

    二十分钟左右,不知是梦,醒不过来。给小玉儿打电话,上气不接下气,哭。大早上的,这是何苦来,直到小玉都醒了,欢快的叫我名字,逗我:你组么啦啊?——我终于回到了人间。

    我最后悔的事情,就是,一而再的错过了看《盗梦空间》。

  • 2010-11-17

    美好的季节 - [旅游]

    睁眼夕阳,闭眼微温

    Nick Cave CD封面上血红色的花朵,正如这流光:下午的夕阳,怀柔夜路上一闪而过的车灯。

    回来的时候,和鱼迷糊着听LC,他的手指又开始在膝盖上随着音乐无意识的抖动,像在拨弄透明的琴。有人睡觉有人闹,我在念歌词,然后把一首歌,翻译成:吻你千遍也不厌倦”.

    凤凰岭上的风很大,吴晓逼着大家往上爬。他哪里知道,这点海拔对我算个啥,我无法跨越的东西在山那头。

    你的人生就像旋转门,不要嫌晕,你会看到比别人更多的风景。

    在把心一点一点打开:发现美好,坚持恶趣味

  • 2010-10-20

    大河恋 - [杯酒人生]

    在我们生命中,有那样一些人,

    无论我们离他们多么亲近,多么关切他们,我们仍旧无能为力。

    因为我们付出的并不一定是他所需要的,可是后来,我开始明白,

    无论我们对他们有多么地不了解,我们至少还是可以爱他们的。

    ——《A River Runs Through It》


     ———————————————————————————————————————————

    ——————————————————————————————————

  • 这几天搬家的时候,电脑随机放到Jack White唱的<Wayfaring Stranger>(徒步旅行的陌生人),凌乱的屋子堆满大大小小的箱子包裹,私人生活百废待兴,我又处于一个青黄不接的时节。这首歌前奏一开始,我就放下了手里打包的东西,坐到床沿发呆。重复播放,然后找了其他版本放开心上。既闲散又历经沧桑,如果你是独立勇敢又嚼够了生活滋味的人,这种乡村音乐,能抵达内心深处,你一直不愿对外表露的温热自我。

    I'm going home,No more to roam

    我要回家,不要再浪迹天涯。

    远行的陌生人,我们离家千万里,世故与天真左右相伴。我能理解,身边每一个还在独自默默争取的人,理解为了理想和自由承受孤独的人。前些天,一个被我一直叫250的人,郑重其事的对我说:“能问你个事儿么?我特别奇怪,你为什么一直不交男朋友?”我还没反应过来,丫又补了一句:“你是觉得男人都是傻逼么?”……

    当然不是,,,这个世界,没有男人怎么活。<Wayfaring Stranger>是《冷山》里一支插曲,这部沉重的电影里难得温暖而超脱的一幕。。生死两茫茫的爱人,在各自的世界里承担战乱的巨大创伤。裘德洛扮演的男主角在远方的逃亡路上拒绝一个寡居的美丽少妇,另一边的家乡,妮可基德曼、露比和大婶,听露比父亲和他的流浪艺人伙伴们在屋檐下弹唱这支歌,妮可基德曼悄悄摘下自己的一个手链戴到露比手上,送出祝福,露比与唱歌的男孩眉目传情,散去的时候,妮可基德曼坚定的说战争很快就会结束……

    他们在找回家的路,所以不停奔走,你看到的只是远行的陌生人。你哪里知道人们背后的深厚期待?

    我跟250说,因为我是个拿起就很难放下的人,如果在一起就不准走,而这样显然只能靠千分之几的缘分。激情有多美妙,而你要的是什么,大多数人都在纠结,我不纠结,我自己知道。就像有一次聊天,鱼说到一个小清新电影的结局台词:

    爱我少一点,爱我久一点。


  • 2010-09-27

    人来人往 - [秘密房间]

    其实我到现在也想不明白,你那里是净土还是终极迷幻。

    夜里不睡,跟昱探讨了一下人生。我说我要开始新生活,从换住处开始。困得鸡啄米,听着这首歌,不想关电脑。一旦闲下来,就手贱,点开龙泉寺的博客。2年了,我从来没有在这里提过这个我曾经想一把火烧了的地方。眼睁睁的,我看着你走上这条金光大道,披着荣耀与梦想。你不再是你,你甚至不是净人HX,这次,你造就了自己的名正言顺。如果有机会见面,我会请问你法号几几几?你们蓬勃的事业在博客上展露无遗,你单薄的躯体努力精进的心和素寡的脸,我看到心头一紧。你在寺院一日三省,我在世贸天阶涂着血红的指甲和嘴唇,几乎要声色犬马。而这个夏天,在这个南方城市,有人分头路过,却同样感慨。“这个城市休息的很晚”,一句话,一张照片,便暴露无遗。这个城市一声冷笑,你抹得去么?你如何抹去……

    ***********************************************************************

    “夜里十点多了,成都的街头依然熙来攘往,这个城市休息的很晚。”

    *******************************************************************************************

    黑夜里的最后一点温情,消逝过后,就是黎明。